文化超越边界,人类命运相连——2018陆家嘴文化金融论坛分享之四

更新时间:2018-02-01 点击次数:2547次

一个有深度的论坛必然会触及到深层次的问题,并提供进一步的思考,这是思想的魅力。在本届论坛上,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中国民间组织国际交流促进会副会长王石提出了很多他正在思索的问题,比如在经济发展的过程,文化水准到底是在提升还是在下降,还有没有继续提升的空间和机会?在”人类命运共同体“这第一缕阳光之下的文化格局应该是怎么样的?金融资本对于文化而言,到底是插上了翅膀,还是戴上了枷锁?

 
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中国民间组织国际交流促进会副会长
王石
主旨演讲
 
大家好,上午听了几位先生的演讲,很受启发。在讲述我的题目之前,我想先回应一下赵启正部长在他的演讲中提到的两个话题。第一个,他提到,现在投资有从影视转向电视综艺节目的趋势。这就让我想到了,从前我一直有一个说法,我说文化和金融是同床异梦,因为他们的目标几乎完全不同,所以很难结为夫妻。金融的参与在很大的程度上,促进了文化产业,但是文化产业的本性是要借助文化市场,这个市场最大的消费群体,是普罗大众,因此如果要想在文化产业上获得成功,必然要弯腰、下跪,这样会使文化的品质受到很大的影响。我现在看到我们国家电视上的综艺节目,有时候看看,心里都会非常难过。
我们每年花这么多钱做电视,它让人们得到的究竟是什么?有人问我,王石先生,你觉得我们的文化是提升了还是降低了?我不敢说,但是我可以说一个事实。如果你看一下解放以后人民政协第一届文化界政协委员的名单,你想想都是谁?田汉、梁思成、夏衍、巴金、梅兰芳,这是我们政协文化委员会的委员。你再看看现在政协文化委员会委员是什么人?歌星、笑星,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问题。
所以我觉得讨论金融和文化,不仅要看到金融如何促进了文化产业的发展,还要看到金融和文化产业结合带来的负面影响。作为一个论坛,我希望它有讨论的性质,而不只是看到它的正面,还要看到它的负面。这是我的第一个回应。刚才赵部长说,现在投资从影视转向电视综艺节目,我听了以后心里非常不安。
第二个回应,就是赵部长说,美国一个报纸说到中国的时候,讲美国该怕中国吗?我觉得可以不怕,但我也认为,也该怕。为什么?今年的圣诞节,我看到视频,有些小区的保安和公安人员,把市民竖起来的圣诞树推倒。我也看到这样的视频,小学生举着拳头,说我们要抵制洋节。我不认为小孩子有这样的思想,这是老师或者校长叫他做的,也许是拍片子的人让他做的。我看了以后,心里非常难过。我们文促会有一个工作人员,他的孩子在美国读中学,他跟我说,美国那所中学只有一个中国孩子,就是他的儿子,就他一个中国人。但是过春节的时候,全校要吃一次中餐,而且校方还告诉孩子们,中国的春节是什么节日。我认为,这就是文化自信。
所以昨天,我们在凤凰卫视做一个节目,记者问我,王先生,您认为什么是文化自信?我说文化自信就是谦虚和包容。我这就理解了,为什么习总书记一再强调文化自信?推倒圣诞树,让孩子宣誓抵制洋节就是没有文化自信,而且表示我们不承认别人的文化。我们希望别人承认我们,但是为什么不承认别人呢?就更别说尊重了。再加上我们的电视台,也不知道从哪天起,一下子涌现出那么多军事节目,所以当我们批评西方人讲中国威胁论的时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让别人有这种感觉。所以先做一个简单的回应,谢谢各位。
我今天的题目,是文化超越边界。“文化超越边界”这个想法是前不久我在凤凰卫视做的节目,后面也做了一些思考。为什么会想到“超越边界”这个词,是因为中国和习总书记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不能不让人思考相应的文化格局,在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一个目标下,文化格局是什么样的?我认为,在共同体的目标下,人类文化的基本状态,不是对抗,不是冲突,也不是你死我活,或者狭路相逢。在共同体之下的文化是一种和解的文化,是一种相互包容的文化,是一种相互融合的文化。文化存有的状态是不断地打破边界,不断地走向融合,不断地走向共同。
有一位在美国大学做终身教授的华人历史学家许倬云先生,他认为,人类可能率先形成一个文化共同体。这个说法可能会受到别人的质疑,人类文化会有一体化吗?会有共同的文化吗?我觉得这个值得讨论。起码有一点,第一,多元日益变成少元,第二,文化的趋势已经说明,历史告诉我们文化的趋势从是小到大,从分到合,从散到聚,从异到同,不断交汇、不断融合。这是历史,也是现实。在2004年的时候,文促会曾经做过一次文化论坛,我们从全世界邀请了70位文化学者、科学家、艺术家、作家,一起来开会,这个会有两个历史学家发言,一个是许倬云先生,第二个是北京师范大学已故的著名历史学家何兹全,他们的背景不一样,但是说了同样的话,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是越来越大,从最早的家庭、家族,到部落、王国,到帝国,到今天的欧共体,到联合国,人类的组织形式越来越大。
旧石器时代,也就是回到公元前15000,旧石器时代全球有多少人口?据说300万,和现在北京朝阳区人口差不多。到了新石器时代,也就是公元前1万年到公元前5000年,全球人口就增加到了3000万,相当于重庆市的人口了。现在,全球人口已经达到了75亿,而且有一半都在城市。我想说什么呢?就是人类的人口越来越多,人的聚合越来越明显,人和人的沟通越来越频繁,这样,文化就自然会不断突破原来的小圈子、大圈子,变成更大的圈子。
刚才说多元会越来越少,我觉得语言就是一个例子。大家想想,在中国有多少语言?据说世界上有四五千种语言,有文字的语言据说也有500多种,现在社会学家告诉我们,几乎每天都有一种语言在消失。
我到内蒙去,在呼伦贝尔鄂温克旗,他们的旅游部长是个女同志,她告诉我,我们是鄂温克族,我们有自己的文字,可是孩子现在讲蒙古语,不讲鄂温克语。你要到了内蒙古,到了呼和浩特,家长们就会抱怨说,我们的孩子都讲普通话了,不会讲蒙古语了。我们单位就有蒙古族的员工,他们就不会讲蒙古语。这已经充分说明文化越来越少,越来越聚合成为大的文化。上世纪有学者说过,刚才赵启正部部长也说到,从欧洲和北美的情况看,已经形成了四个大文化区,一个是以中华文化为基础的东亚文化圈,一个是以伊斯兰文化为基础的西亚文化圈,也包括北非一些区域。还有是以南亚印度文化为基础的南亚文化区,再就是以西欧的传统文化为基础的西欧文化区,后来再加上美国和北美国家,统称为今天的西方文化区。现在这四个文化区,还在不断地聚合。
人类共同的文化只是未来的事儿吗?如果看看眼下的文化,就会发现一个国际化的、共同的、现代的文化,已经成为世界性的文化。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文化中间,当然这个文化是以西方文化为主流的,这是历史形成的。就好像说在国际上英文成为最通用的语言一样。所以,去年1月去世的111岁的周有光老先生在上世纪就提出了一个著名的观点——这个观点并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同,但我认为他说的是对的。他说,今天的世界是一个双轮化的世界,一个是国际现代文化,是人类共享、共存、共创的文化;第二个是地区性的传统文化,而且地区性的传统文化也在不断地向国际共同文化输送文化营养,融合为新的国际性的文化。
就好像奥运会是国际性的文化,但也不断地有新的地区性的项目走到奥运会中间。不能对这样的文化基本状态视而不见,更不能排斥,因为你就生活在这中间。我曾经跟人说了一个不雅的比喻,我说我们这个屁股坐在哪儿呢,我认为基本上是坐在国际先进文化这个地方。为什么?因为你每天都要使用抽水马桶,那就是西方文化。你穿的衣服,你的发式,你的鞋子、裤子,你的眼镜,你使用的手机,你住的房子,你建设的城市,是以中华文化为基础吗?不是的。是以国际现代文化为基础的,这是我们人类的共同文化,从十八世纪以后已经出现的共同文化。我们不断地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可以参与到人类的共同文化中间,并且为它作出贡献。
所以对这样一种文化状态,不能一面分享着世界文化,一面抵制世界文化。我不认为圣诞节是某一个国家的文化,它的覆盖面已经很大了,而且日益不再是一个单纯宗教性的节日,而是一个文化节日。有人问我,王石先生,您觉得文化的趋势是什么?我说文化趋势就是从多元走向共同,走向融合。三国演义里面说,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那是看到那个时期局部的一个状态,分分合合。但是如果我们看整个世界,我觉得后面的四个字就不适用。我坚决相信就是前面四个字。“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句号。
这是我讲的第一个内容,文化在日益的超越边界,“超越边界”体现出人类的共同理想。这是一个目标,这是一个理想,就像共产主义是共产党人的理想。虽然现在没有实现,但是你能放弃这个理想吗?不能放弃。你要向这个理想前进,你不能朝着这个理想相反的方向做。文化也是这样,人类的共同文化是天下大同,是我们的理想,是我们圣贤的理想,也是当今中国人的理想,也是世界人民的理想。这个理想实现了吗?没有,也可能很久不能实现,因为国家主权的问题,民族主义的问题等等,甚至还有对抗和战争的问题。但是我们的理想是天下大同,我们不能做背道而驰的事,就比如我们不能把圣诞树推倒。我们总要朝着这个方向走,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第二个事情,我还是想要说人类命运共同体。三年之前,我们在长沙做了一次两岸人文对话,两岸学者走到一起,那次的题目是钱穆先生96岁时发表了他一生中最后一篇文章。钱穆先生的著作是有超过千万言的文字,是我们老一辈学者里面非常令人敬仰的。他在96岁那年,在香港召集了他的几个学生跟大家谈一个话题。这个话题是什么呢?中国人、中国文化,对人类未来可有之贡献。就是中国文化有没有可能对人类未来有贡献?为此他谈的是“天人合一”,他讲“天人合一”的思想是中国文化可能贡献给世界的。
顺便说下,从钱先生的用词你可以看到前面说的谦虚和包容。我现在经常听到有的学者说,中国文化未来一定要领导世界,甚至还有人说,要统治世界。问题是这可能吗?钱先生说的是“可有之贡献”,就是说“可以有、可能有、不一定、可以讨论”,是这样的语气。但是他坚定地认为,“天人合一”是中国人对人类的贡献。这个看法可以有不同,但是钱先生最后有一句话,原文几乎就是我下面要说的。一个96岁的老人,一生著书特别多、特别丰富,甚至他给人的感觉,带有很厚的文化保守主义的一个中国老一辈文人的形象,他在最后一年的最后一篇文章里面,他提到了“天下”二字。文章的题目是《中国文化对人类未来可有之贡献》。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仅举天下二字”。什么意思呢?他解释说:“全球人类文化融合为一,各民族和平共存,人与自然协调一致。”这就是他眼中的人类文化。一个中国文化功底如此之深的学者,他预见的人类文化是全球人类文化融合为一。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非常有预见性的。
还是在那次长沙会议上,很多人讨论,中央和习主席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只有外交界有一些回应,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专门对外界说的。甚至给人感觉,这是一个外交辞令。直到现在,在我的阅读范围内,没有看到一篇文化界的人讲人类命运共同体,我非常奇怪,因为这首先是一个文化的议题。为什么?因为我们讲阶级斗争,讲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讲得太多了,已经深入人心,再讲命运共同体,一时不知从何讲起。
就像我刚才说的,共同体目标下的文化是对抗的文化吗?是对立的文化吗?是冲突的文化吗?我刚才也跟赵部长交流,他说冲突论我们不断地批评,因为是西方学者提出的,但是我们忘记了,在文化冲突方面的言论,我们一点儿都不比这个更好。我们制造了太多的文化冲突的言论,抵制圣诞节就是。人类的双轮文化,一方面是国际文化,另一方面是本民族文化,双轮化最典型的例子体现在我们国家的名字上。我们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人民共和国是西方文化。我今天吃早餐也有这样的感觉,一进酒店吃早餐看到的就是双轮文化,没有一个五星级酒店的早餐是稀饭馒头咸菜一碗面。所以我们不是从概念看文化,而是从生活中看文化。
人类命运共同体另外一个重要的意义,在我看来,它开启了新时代的一个重要思想。我愿意把上世纪八十年代,或者九十年代开始的全球化称为上一波全球化,主角是经济和科技,或者说经济闪光,人文暗淡。所以引起了很多人的不安和忧虑,觉得我们的生活完全以经济为中心,以财富为中心的。还有朋友说别管我们怎么说核心价值,中国人的核心价值就是财富加权力。这个是上一波全球化的负面影响。让人对人的高贵的精神生活产生严重的担忧。我觉得这也是事实。
但是我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第一是提出了共同体,第二是在共同体的基础上很合乎情理地提出了不同利益。不是说每个国家的人都是自己的国家至上,自己的民族至上。我觉得人类命运共同体提出了国家之间的不同价值,就是:你是一个国家,别人也是一个国家,你有你的同胞,你的同胞是人,别人的同胞也是人。因此,国家至上、民族至上是站不住的,只有共同利益才能站得住。所以习主席到联合国大厦用拉丁文说的那句话,也是中国人特别熟悉的话“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我想把“人类命运共同体”称为新时代或者新一波全球化的第一缕阳光,给各国人民带来的温暖,带来拥抱全球的感觉,带来共同理念和共同价值观念。这是一个太了不起的思想,是可以为全世界接受的思想,我们都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