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影视产业中打造“上海品牌”——2018陆家嘴文化金融论坛分享之五

更新时间:2018-02-01 点击次数:2545次

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
任仲伦
主旨演讲
前面听了几位老师的观点,我很受启发。萧伯纳曾经说过,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我们交换各自还是只有一个苹果;你有一种思想,我有一种思想,我们交换每人就有两种思想。论坛就是起到这样的作用。
我今天讲的是自己的一些感受。第一是新时代文化金融创新,我们讲新时代是一个背景,新时代我个人感觉到中国是进入了一个追求发展强国的时代,新时代是追求强国的时代。无论是习总书记讲现代化的强国,还是结合文化讲的建设文化强国。我来自电影界,我们也提出了一个目标。对每个中华民族的人来讲,我们国家和民族能强盛,始终让我们欢欣鼓舞。2006、2007年,上影制作了一部《东京审判》,当时查了很多资料:抗战期间日本人在中国土地上最多的兵力是170万,我们是四万万同胞,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这个数字特别触目惊心。一个国家,积贫积弱无论如何都是一个灾难和悲剧。所以到了今天,我们谋求民族的强盛,民族的复兴。要建设现代化强国、文化强国,建设电影强国,也是一个适时的战略目标。
我来自电影界,电影界这几年把强国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前提是中国电影逐渐有了较明显的进步。我是2003年从学校老师进入了电影界,那时候的电影界也是一个比较困难的行业。当初产值是9个亿,整个中国总体的票房是9个亿,9个亿当中4个亿是外国电影,5个亿是国产电影票房。那时候的从业人员50万,也就是说,当时的情况之下,每个电影人一年的平均分配产值是1000元人民币。很显然中国电影在那时候养不活中国电影人。观众7500万人次,是我们有史以来的一个低点。从2003年开始这样一个低点开始起步,用了8年时间达到了100亿,就是9亿到100亿,8年的时间,2003年到2010年达到了101亿人民币的水平。从100亿到200亿,我们花了3年时间,从200亿到400亿,我们花了2年时间,一直到去年,我们达到了559亿。让我们有点鼓舞的是发展的速度,而不是总体的票房数字。559亿的票房,一个行业的产值,从票房的这个角度来说,真的不算是大的产业,淘宝双11.11一天的产值就1600多亿,我们只是它一个零头还不到,我们365天,几十万的电影人干成559亿,总的数字应该讲不算是太大的行业。但它的进步是让所有中国电影人,尤其像我这样的,经历过苦难,经历过低谷的人来讲是满怀鼓舞的。
到2017年,我们看数字,559亿,我们在全球,本土票房是第二位的。我们的银幕数超过了5万多块,美国是4万多块,我们整整多了1万块银幕。我们全球银幕数第一,人次16.5亿,美国12.3亿,这个16.5亿人次的数字奠定了我们全球观众人数第一。我们去年影片是970部,故事片大概798部。这个数字在全球大概是处于第二,第一不是美国,是印度,印度的产量很高,他们经常在800到1000部之间。所以这样的数字使中国的电影有了一个大国气象。由此我们中国电影界,在某一个时间当中出现了一些数字带来的洋洋得意。前年年底和去年年初的时候,就是2016年的时候,大家都在盘算,什么时候我们超过美国,有的预见2017年,有的预见2018年,有预见是2019年到2020年,无论如何会超过美国。实际上,从大国向强国发展,我个人认为不仅仅是这些数字,什么是强国?什么是电影强国?作为我们这个行业来讲,绝对不是简单的票房数字、影片的数字、观众的数字支撑起来的,美国的电影强国是一个完整的体系。
从我们最得意的这几年票房的增长速度而言。美国2016年是113亿美元国内票房,2017年是110亿美元,稍微下降了1%左右,但是他也是600多亿人民币的数值。这是美国国内的本土票房。美国的海外票房,也在100多亿美元,加起来是200多亿美元。美国的直接版权在国内的销售是380到400亿美元之间,整个收益应该是600亿美元,就从直接票房和版权收益来讲,我们要赶上美国任重道远,绝对不是说我们国内的票房赶上他的国内票房就可以变成强国了,就战胜美国了,不是的。
美国电影强国的标志至少有几个,第一个,是完整的工业制作体系,电影工业制作体系。这是他很重要的标志,洛杉矶是由几百个在全球有影响、有控制力、有核心竞争力的电影公司组成了一个好莱坞。从这一点来讲,我们整个工业制作体系,我不能说残缺不全,至少我们还有很多的环节是缺失的。第二个,影响全球的作品,美国人很牛,我在大学当老师的时候我看一个美国电影史。作者第一句话讲,任何国家只要打开国门,美国电影长驱直入,这个话你听了不舒服,但是你再不舒服,这也是事实。至少这几十年当中,美国电影的主导地位、主导影响还在。2015年圣诞节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好莱坞大佬聚餐,他讲了一句话,美国因好莱坞而有所不同,世界上很多人没到过美国,都认同了美国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就是因为美国的电影。这句话你也可能不完全同意,但是这也是一个现象。所以美国电影有一大批可以影响全球观众的优秀影片。第三个,美国电影这个产业体系很重要的是全球控制电影市场,我们去年已经很努力了,整个中国所有电影的海外收入,不仅仅包括版权,也包括其他的衍生品的收入,47亿人民币,迪士尼2016年在中国的8部电影就拿走了我们票房60亿人民币,我们国家所有的电影出口,各种版权出口47亿,这是2017年的数字。所以这种具有全球控制力的发行能力,也是美国电影成为强国的重要支撑。
第四个,当然还有缜密的服务体系,当前演员明星的片酬太高,这是一个大家都认识到的比较负面的现象。这几年当中,我常在制片立项的时候碰到这个问题。影视行业快速发展带来的虚高,使这个行业不那么成熟的稀缺成员价值倍增。演员片酬高昂,严重的影响了这个行业持续发展和健康发展,以及未来不断强大的可能性。但是这个片酬太高,除了法规以外我们行规没有力量。在美国有行规,不能触犯法律,也不是说没触犯法律就没有办法,他们有行规制约。我们没有行规,在亚洲很多国家是有一些灰色组织管它,这是亚洲一些地区的情况。但是美国有强大的服务体系,包括行业工会,具备一定的权威性。
第五个方面,美国有强势、强大的电影企业,这也是中国快速发展当中,中国要成为电影强国,必须有一批强大的电影企业,没有这样的强大电影企业,成为电影强国是没有根基的。票房、人数和银幕增长,只说明中国是电影世界性的集散地,是一个流通中心,不能说我是一个电影强国。强国的产业根基是有一批强势的企业。美国六大公司到去年年底变成五大了,但是还没有完全实现,还有一年的独立期。福克斯还在独立运行。但是就这样的六大公司,占据全球票房26%,不是美国电影票房,是整个全球票房的26%,占据北美市场的85%。这六大公司支撑起了美国电影强国的产业基础和企业基础。
中国的电影企业真的没法统计,谁也说不清楚,至少三四千家在活跃的。就从市值来讲,四五百亿,资产一百多亿,营收高的一百多亿,利润十来亿人民币,这些目前都属于中小电影企业,在世界范围内都排不上号。比如迪士尼,2016年迪士尼的营收556亿美元,96亿的利润,票房收入75亿美元,它成为了全球最有影响的文化电影公司,特别这75亿美元的票房,《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很多人都看过,在中国也上映了,全球票房20亿美元。20亿美元什么概念?所有全球电影史上排名第三,排名最高的我们都看过,《阿凡达》,全球票房27亿美元,世界电影史上第一。第二是《泰坦尼克号》。迪士尼在75亿美元当中,有4部影片占了50亿美元,星球大战20亿美元,还有3个影片各10亿美元,4部影片超过50亿美元的收入,这就构成了强大企业的极强的核心竞争力。如果中国不出现强大的电影企业,要支撑起这样一个电影强国的支柱是有问题的。我们眼睛盯着所有数字,票房、银幕数和观众人数的时候,不妨把注意力转到更为基础的地方,就是我说的深挖洞广积粮,培育一批强势电影企业。
从文化和金融的角度来讲,我个人觉得,电影这个产业,需要金融的极大的支撑。美国所有电影公司的发展,我是比较关注它发展的产业史、企业史,并对他们每个掌门人的发展史较感兴趣,从中学到很多。其中一个产业的发展,金融始终是很强有力的推动者。迪士尼现在成为全球最好的电影公司,它的发展经历了两个时代,一个时代是埃斯纳,从1984年到2006年这二十多年,他构筑了迪士尼很好的时代。上海迪士尼乐园就是在这个时期内与我们谈判的。那个时代是内生发展的时代,所以有一次他到我办公室来,要跟我交流一些想法,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有几篇文章,题目是“埃斯纳:我就是迪士尼”、“埃斯纳:好莱坞沙皇”,我很好奇。他说,“第一,十部美国年度最高票房影片是我出品的,22年的掌门人。”10部最高的影片是他出品的,这很厉害。“第二个,从16亿美元的营收到300亿的营收,也是他创造的”,这也很厉害。“第三,我的制片成本是好莱坞平均成本的三分之二,我的管理成本是好莱坞平均成本的二分之一”。好莱坞沙皇就建立起来了。他主要是内生。但是他在任期当中,用了190亿收购了ABC,这是用金融资本把版图扩大了,才有可能从16亿到300亿。
2006年到了一个艾克的时代,四次重大的通过金融杠杆的撬动,四次重大的收购,2006、2009、2012年分别收购了皮克斯、漫威、卢卡斯,72亿、42亿和40亿美金,完成了三次重大收购。这三次收购以后,把这些漫威、卢卡斯、皮克斯的IP都收购下来,避免了其潜在的竞争者。2016年全球票房前20位,他占了5位。欧美票房前20位占了7位。去年年底他又完成了一个重大收购,用了524亿,收购了六大公司常年处在第三第四位的福克斯公司,520亿的美金收购,再加上福克斯100多亿的债务,661亿收购了福克斯。他看中的既有星球大战这样的IP,更包括福克斯拥有的有线的线上线下的资源,包括英国的一些广播资源和网络资源。再次用金融杠杆,通过收购兼并壮大企业。所以埃斯纳的二十多年和艾克这十几年构成了迪士尼两大时代,很重要的就是金融杠杆。
最近李强书记提出打响文化品牌,我们市委市政府出台的文创50条,我认为是一个很好的文件,既针对了文化产业的布局,也有相应的金融推动。上影这几年我们用了十几年时间做了三个字——产业链。就是从单一的制片公司,变成一个产业链最完整的企业。包括电影、电视剧、美术片、译制片和纪录片,全片型的发展。上影拥有跨区域的市场体系,在全球有500多家影院,分布100多个城市,院线排名第三,我们拥有自己的制片厂、制片基地、技术厂,还有自己的酒店、设计公司、电影博物馆等等一系列产品。这就是上影学习国际上一批强势集团产业构成和布局。上影集团前年上市了,上影股份上市作为国有电影企业是第一批,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期待着把更多的资产完全放进去,全面实现资本化。这是我们2018年工作的规划,上影要有自己的电影基金,要建自己的片厂,还要有一些有影响的红色题材、红色文化、江南文化及海派文化等一系列主题的影片。
我们需要在发展当中有更多的来自业内合作者,也希望来自金融界的支撑。文创50条的出台,将对上影,对上海电影是一个极大的推动,我们期待有更多的朋友,有更好的合作,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