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浦东开发28年,再谈浦东软实力——2018陆家嘴文化金融论坛分享之二

更新时间:2018-02-01 点击次数:2697次

四十年前,中国揭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28年前,上海迎来了浦东开发的热潮。作为浦东开发的见证者,原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赵启正来到2018陆家嘴文化金融论坛,发表了题为《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浦东软实力》的主旨演讲。

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原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
赵启正
演讲
浦东开发到现在,还差3个月就是28周年,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浦东开发的成果。
如果用数字说明,表述方式很多,比如说有多少GDP,有多少外资,上了多少税,修了多少路,盖了多少房,各个地方都有这样的数字,大家听得很习惯,但很难从数字上产生体会。所以我就从浦东开发最初的一些想法跟大家说一说,这不是今天总结出来,而是当时就有的,现在我们回顾一下。这些想法、思路和逻辑,都不是用数字来表现的,这是软成果,用数字表现的那是硬成果。
我们从论坛的所在地说起,这个地方叫做陆家嘴。陆家嘴原来是什么样子?大家看照片,这就是我们楼下的路,是上海中心大厦建成之前的路,烂泥渡路,一下雨都是泥水。这个照片是1992年拍的,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位置。浦东开发的时候,我们做过一个详细的规划,是由五个国家级设计师共同完成的,后来做成了模型,并在国际上做了介绍。
这其中有四座大楼,上海中心大厦是第三座。照片上这个人是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他看了规划以后,他问是谁投资的?第一个楼是中国投资的,第二个是日本人投资的,叫做环球金融中心,当时第三个楼没人投资,基辛格就说:“我建议由美国人或欧洲人投资”,我说“韩国人有兴趣”,他说“不要韩国人”,我问为什么?他说如果韩国人投资,那就是亚洲的态势,如果是欧美人投资,就是世界格局。基辛格推荐了美国CBS总裁。
来了以后,问我“这个楼多大”?我说“至少30万平米”,他说“是不是翻译错了”?我说“我写下来给你看”,他说“不可能”。最后,这个楼还是中国人投资,欧美没有人有这个勇气。
这是张照片是1996年1月7日,美国第四大报纸的文章,题目是“我们该怕中国吗?”。文章作者说“我访问上海市,赵启正副市长向我介绍了浦东开发的野心勃勃的计划,假如在他有生之年能够实现浦东开发的话,那么中国就不仅是军事大国和政治大国,也是经济大国了,我们该怕他们吗?”他的结论就是“警惕中国崛起,真崛起了,我们可能会怕他”。我后来给报纸总编辑写了一封信,说“我不赞成你的说法,我们中美是二战中的同盟国,中国从来没有拿外国当小菜吃,我不赞成你文章的主题和这张漫画”。
没想到报纸也刊登了,加了一个题目《中国人不喜欢弱肉强食》。我当时以为他们不会刊登,结果还是刊登了,不赞成的也发表。
浦东现在建设得很好,上海中心大厦的顾建平同志曾经做过一个动画片,被马云拿到了,他在外国演说的时候,就用这个说到了这个浦东的建设。
下面谈谈浦东开放的软成果和硬成果有什么区别。
硬成果就是能用数字表达的数据,软成果就是不能用数字表达,但是社会主义的思路、党的领导原则在软成果中可以表达出来。这都是邓小平同志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浦东的一个实践。浦东的硬成果如果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浦东到现在,到底有多少实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帮我们算一了下,到2007年末,按照1990年的不变价格,浦东的经济规模相当于开发前上海市全市规模的1.7倍。在2015年,上海市GDP当中,浦东占了30%,税收占了25%。这是硬成果。
软成果呢,就有很多了。浦东开发的时候,我们站在地球仪旁边思考浦东开发,对外国人,总爱说以浦东开发为龙头、带动长江流域的经济发展,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城市。外国人就问,龙头是什么意思?是聪明,还是动力,还是带头羊?他们不是很明白。
我们就改了一个说法,在世界上国家间的对话有两种,一种叫做政治对话,一个是经济对话,是通过两个国家最大的经济城市进行的,比如纽约、伦敦、东京、巴黎这样的地方。而中国目前还没有这样的一个城市,够格来代表中国进行经济对话。
但上海是第一个候补城市,通过开发浦东,把上海建成有国际地位的大经济城市,这样我们就可以参加到全球化的发展当中去。当然,还有一个香港。香港也是中国一个重要经济城市,它是一国两制中另一个代表中国经济发展的城市。靠这两个城市来和世界对话,这样外国人听了就比较容易接受。
当时,我们提出浦东开发不只是项目开发,而是社会开发,是争取社会的全面进步。当时联合国发展署对这句话非常欣赏。那时浦东的钱很少,第一年,只有4亿人民币供浦东使用,现在每年是1000亿以上。当时整个社会的发展,要有一部分钱用于文化,首先是用于中小学的建设,想在文化方面投资没有钱,但是我们知道这是对社会欠的一个债。当浦东发展起来以后,我们逐渐的还这个债。
浦东在开发当中,我们缺少经验,只能不断吸收世界的资金和智慧。在浦东开发当中,法规和规划是很严密的,不是说任何一个浦东的领导就可以改变这个规划,规划要先行,形态开发服从于功能开发。软成果中金融基础设施和高新技术先行,严格的按照土地使用规划惜土如金。浦东的土地是很贵的,获得土地之后投资密度要足够高,不能搞一个好的地盖一个仓库。这是惜土如金,这是把土地管住。
浦东开发的软成果,还有许多,我就不一一说明。但其中有一条叫做“一流的党建带动一流的开发”。当时我们规定了三条高压线:领导干部,包括我,我是主任,还有副主任,不得参加土地批租的讨论(就是定价),我们不要说话。如果我们说话了,投资商业方就会带着礼品到你家来,你稍微放松他就可以获得巨额的利润。
所以我们只管公正性、合法性。另外,对于老部下、同学、战友,不能开条子,为了建立比较廉洁的投资环境。所以说,勤政廉政是重要的投资环境,否则我们纪委就老处于受批评的地位。因为改革必然违反以前的一些规定,违反了规定,纪委就查,那么纪委就处于被动的地位,你说廉政是投资的环境,这样纪委就有工作可做。
还有一点体会,是勇于承担。当时陆家嘴有一块空地,离这儿很近,我说能不能在这里做香格里拉,对方回答“不想做”,因为浦西已经有了。我说“没关系,你过去看看再说”。对方看了以后说“我决定做,价格你们说,我绝不还价”。我说“楼面价一平米300美元”,他说“好,就这样”。我当时是准备给他还价的,那个价格当时是很贵的,现在看来很便宜。
后来说超过3000万美元的项目必须由国家纪委批准,北京那边对我说“你不要建五星级宾馆,上海已经有7个了,你再建,将来入住率很低,我们不负责”。当时的眼光就是这样,上海市有7个五星级宾馆,就认为很多了,现在上海有是70个这样的宾馆。可见在改革开放当中,我们的思想是不断发展的,所以能承担的尽量承担,避免很多事情后面做不成。
如果这个投资那时我去北京到处请示,过两三个月对方很可能就不在这里投资了,改到其他地方了。所以浦东的经验,就是能承担的要多承担。这是浦东开发当中的软成果,是非常宝贵的,并且做对了,今后还是要勇于承担、勇于创新。
十九大报告中有一句,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满足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愿望,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这个话的第一要义是精神粮食。当然文化也有产值,也能为GDP做贡献。
国务院对上海城市总体规划最近有一个批复,努力把上海建设成为创新之城、人文之城、生态之城,卓越的全球城市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现在全世界的城市群,大家公认的只有5个:纽约、东京、伦敦、巴黎和美国西北部的芝加哥,没有第6个。
所以现在中央决定,以上海为牵头城市,建立一个城市群,就是瞄准了第六个国际城市群,所以上海任重道远。这几个城市群,都和文化有关系。纽约是版权城市,包含了文化版权、电影版权、作品版权;东京是动画之城,很多动画在这里发展;伦敦以前是金融之城,他们自己改了,说我们是文创之城,是创新之城;巴黎是时尚之城,特别是服装之城。上海一定要有一两项文化在全世界领先,至于选择什么文化,这是我们这次文化金融论坛的讨论题目。
刚才,前面几位发言的领导已经说了,上海的文化产值是占12.1%,而全国文化产品的产值只占4.14%,按国际上一般的规定,超过5%的就是支柱产业,所以,在上海文化产业是支柱产业;在全国来看,文化产业接近支柱产业,但还没有过5%的大关。我找了一些文化产业的领军人物做了交流,他们说“文化与金融”这个题目很重要,因为文化的发展绝对离不开金融的支持,文化发展好了对金融有贡献。
比如说电视台,新闻影视综艺是三架马车,可新闻里面只有独家新闻才能对电视台提供正面贡献,可惜我们的独家新闻很少,特别是国际新闻,基本上是从国外购买。所以,我们国际新闻的播出质量比国际上同行播出的新闻要慢一拍。在中国发生的具有国际性的新闻,比如十九大,那是第一个,但是国际上,我们很少抢到独家新闻。
只有伊拉克打仗,我们抢过了美联社2分钟,因为撤退的时候,委托了一个伊拉克的朋友,把卫星电话交给他,说一旦打起来了,请务必立刻告诉我们。“第一颗导弹发出了”,他后来立刻告诉我们了,我们做了紧张的判断,准,还是不准?后来还是决定放出消息,这样就领先了美联社2分钟。我们这么多年,就这一项是领先别人的。
影视呢,每年拍的电影很多,真正上映的就几分之一,所以投资影视的钱现在又开始转向综艺。综艺的投资,似乎比影视保险一些,因为一般来说是三家一起,制作公司、电视台、投资者,商量好了就开始做,互相之间有一些协定,每家不一样,一般是叫收视对赌:如果收视率超过2%,那么个钱怎么分;如果不到2%,那电视台亏了,你这个制作公司得赔电视台多少钱;如果不到2%怎么怎么弄。
为什么对赌呢?因为不知道会怎么样。这样的方式还是不太公正,或者说不太合理,会产生很多弊端。今天我们这个论坛的主办方,有上海金融业联合会 ,有中华文化促进会,这就是民间团体的力量,上海有已经占到12.1%的文化产值,我们有条件做这个民间投资协商的共识。如果这个做好了,可能对全国都有贡献,可能让中国影视更上一层楼。
今天到场的可能没有影视界的名演员,他们收的费用很高,投资的百分之七八十都给他们了。我最近做了一些调整,我发现有一些节目是会按季来付费,比如综艺节目拍十期、二十期,一季3000万一个人;有的是按天,演员来拍一天,300万;还有更有名的,不按天算,按分钟算。还真有,有名有姓,在这里不好说,一分钟6万块。
今天我在这儿站了10分钟了,按这样算,我应该拿60万。如果这样,还剩多少钱做特效,有多少钱写剧本?这样弄,我看是做不下去的。我们是做精神的食量,首先文艺工作者自己要精神风骨高,大家就会感谢他。可惜今天没有演员在这儿,他们也听不到我说的话,所以我只是希望,只是愿望而已。
希望上海市能够成为国际的、全球的城市和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我们大家共同努力,谢谢!